苏联领导人更迭:戈尔巴乔夫出山是众望所归

来源: 人民网 日期:2016-05-22

   安德罗波夫生前是属意戈尔巴乔夫接替他的。1983年6月苏共中央召开讨论意识形态问题的中央全会,安德罗波夫对主管意识形态的契尔年科的报告不满意,休息后直接让戈尔巴乔夫主持全会。据说,安德罗波夫曾准备另一个在1983年底中央全会上的讲话,讲话中有一段话说:

   “鉴于自己身患重病,从国家利益出发并力求保证对党和国家的领导不致中断,总书记建议授权戈尔巴乔夫主持政治局工作。”(《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280页。)

   这段话在分发给会议参加者的文件中不见了。但不管怎么说,出现这样的插曲,不会事出无因的。

   安德罗波夫去世后,有几个人有可能接班:契尔年科,乌斯季诺夫,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认为75岁的乌斯季诺夫最为合适。而安德罗波夫曾属意戈尔巴乔夫,乌斯季诺夫也认为戈尔巴乔夫最合适。然而总书记刚刚逝世,党内元老葛罗米柯、乌斯季诺夫、吉洪诺夫和契尔年科便在“小圈子”内碰头商量。这是没有记录的会商,商量的情况如何,外人不得而知,连当时的中央书记戈尔巴乔夫也不知道。不过碰头后,耳背的吉洪诺夫在走廊上大嗓门的话却让许多人听到了:

   “我认为咱们总算做对了。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引者注)还年轻。也拿不准他在这个位置上会怎么干。科斯佳(契尔年科——引者注)嘛,正好合适。”

   接着的选举就是例行公事了。契尔年科宣布开会,吉洪诺夫先谈形势和党的任务,最后提议选举契尔年科担任总书记。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接替安德罗波夫管理这个大党大国的,又是一个弱不禁风、呼吸困难、气喘吁吁的病夫!

   总书记的葬礼完毕后,戈尔巴乔夫的夫人赖莎去看望安德罗波夫的夫人,后者高声哭诉说:“为什么要选举契尔年科呀?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干?尤拉(安德罗波夫——引者注)希望的可是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引者注)啊。”(《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第284页。)

   由此可见,前任总书记并没有,而且也无法指定自己的接班人,即使他有自己属意的人。这一次又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小圈子”的暗箱操作起了决定性作用。各种权力平衡的结果是抬出一个老朽的领袖来。

   1984年2月14日在安德罗波夫的追悼大会上,契尔年科以新的身份讲话,正式接任了第一把手的职务,但到年底就已经彻底失去了工作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作出正式决定由谁来主持政治局会议,都是临到要开会了,通知说总书记不能来了,由戈尔巴乔夫代为主持会议。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85年3月10日契尔年科去世。

   戈尔巴乔夫出山是“众望所归”

   契尔年科生前没有指定接班人。他逝世后,有人建议戈尔巴乔夫直接担任治丧委员会主席,从而顺理成章地接任总书记。因为这时候已经形成一种惯例,由治丧委员会主席担任未来的总书记。但是戈尔巴乔夫要求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决定问题,实际上他需要赢得多数的支持,这样他才有可能大展宏图。尽管还有人觊觎总书记的职位,但是接连死去三位总书记的可悲现实,使得高层认识到再也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这一次戈尔巴乔夫在政治局得到一致的支持。葛罗米柯率先提议戈尔巴乔夫为候选人,其他政治局委员也都表示同意。在接着召开的中央全会上,葛罗米柯受政治局的委托提议戈尔巴乔夫为中央总书记的候选人,这个建议得到全会的表决通过。十来年的老人、病夫治国,3年死去3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这时出现一个普遍的声音:“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苏联共产党和国家需要新的血液,需要一个“年轻力壮”的领导人,54岁的戈尔巴乔夫应运出山。顺便说一下,列宁正是在54岁逝世的!

   戈尔巴乔夫本人评论说:我们国家没有一个权力更迭的正常民主机制。体制在这方面迄无规定,体制按照自己的规律在运转,于是一个病入膏肓,甚至智力欠缺的人也能高踞权力金字塔的顶峰。(《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上册,第302页。)

   从上述历史不难看出,苏联共产党执政74年,但是并没有形成一个规范、民主、有序的正常的最高权力交接班制度,其接班人选是在上一届领导人身后或者经过残酷的党内斗争,或者由少数元老通过暗箱操作来决定,有时甚至是通过党内政变解决的。无论是哪种方式,广大党员群众是没有发言权、参与权和决定权的!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