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权力终结:逝世前已失势高层威胁兵变

来源: 人民网 日期:2016-04-21

  本文摘自《克里姆林宫的抉择》,李涛 姜晓东着,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

   斯大林通常在莫斯科近郊的孔策沃别墅招待官员。出于安全考虑,斯大林对莫斯科的街道了如指掌,大家都知道斯大林要去孔策沃别墅吃饭,却不清楚斯大林会走哪条路去孔策沃别墅。孔策沃别墅离克里姆林宫不是很远,处于一片树林之中,它配备着当时最先进的保安系统,有两道围墙守护,其中一道围墙还有监视孔,负责别墅保安工作的是经验丰富的前苏联军人。斯大林多疑,但他可以在孔策沃别墅安心地休息生活,一般人是无法进入孔策沃别墅周边地区的。

   到孔策沃别墅和斯大林一起进餐的,多是克里姆林宫的大人物。斯大林会拿出自己最喜欢的菜肴招待客人,他总会热情地招呼来客先吃,看客人吃下后没什么奇怪反应,才放心地品尝食物。孔策沃别墅有专门的试毒员,每道菜端上桌前都经过试毒员的检查,只是斯大林对厨师保持警觉,对试毒人员也同样警觉。在斯大林看来,那些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可能藏在任何地方。

   孔策沃别墅的晚餐会,与其说是方便官员们联络感情,不如说是方便斯大林来试探官员。

   和斯大林吃饭,必须要有舍生忘死的觉悟,斯大林喜欢看身边的人醉到不省人事,丑态百出,喜欢他们不由自主地吐露真言。很多时候,孔策沃别墅的晚餐结束时,天边已经露出曙光。

   观察到斯大林别墅中赴宴的人,可以揣测出克里姆林宫的权势角逐动向。孔策沃别墅在挑选客人上非常讲究,要想知道哪些官员正得宠,哪些官员有失宠的危险,只要看看他们参加孔策沃晚餐会的次数就可以了。那些和斯大林关系亲密的官员,往往也是孔策沃晚宴的常客,而那些偶然被邀请到孔策沃别墅参加晚餐聚会的官员,要么是即将扶摇直上之人,要么是斯大林正关注的对象。斯大林会用突然拒绝邀请某官员来别墅用餐的办法,向外界示意自己对该官员的冷落。

   从某种角度说,孔策沃别墅就是克里姆林宫权力场的延伸。

   贝利亚、马林科夫、赫鲁晓夫时常出现在斯大林家的餐桌上,而担任数个部门部长的卡冈诺维奇就很少得到邀请,大元帅伏罗希洛夫则从来都没接到过孔策沃的邀请函。外交部长莫洛托夫、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原本也是孔策沃熟悉的座上宾,但自苏共十九大后,这两人接到的孔策沃方面的邀请就越来越少。

   莫洛托夫和米高扬自然看出了自己失宠的事实,不断托人打听斯大林的行程,有意制造和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电影院的“巧遇”。莫洛托夫和米高扬试图通过在晚餐会上的好表现重新博得斯大林的好感,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败了斯大林用餐的兴致。到最后,斯大林干脆明白无误地告诉周围的人,别再让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出席孔策沃的晚餐会了。斯大林对莫洛托夫和米高扬不再信任。

   一想到那些失信于斯大林的官员们的可悲下场,比如沃兹涅先斯基和库兹涅佐夫,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就不由毛骨悚然,在重返晚餐会失败后,二人只好接受了残酷的现实,静待厄运降临。

   不过,在1952年底,斯大林还腾不出手来对付莫洛托夫和米高扬,当时克里姆林宫收到一封署名为莉季亚·季玛舒克的告密信。告密信直指那些在克里姆林宫中工作的医生,这个自称莉季亚的女人说,以斯大林的内科医生维诺格拉多夫为首的一些医务工作者,一直利用职能之便,不动声色地陷害政府要人。

   斯大林看罢这封信后怒不可遏,当即将主席团的成员召集到克里姆林宫。告密信,不管是否署名,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前苏联都不是新鲜物什,它可以是无中生有,可以是造谣诬蔑。斯大林用激动的语调读完这封信,在场的官员一个个缄默不语,他们不知道告密信所说是否属实,但他们本能地察觉到,一场关于医生的“大清洗”即将展开,当然,清洗的对象不只是医生。

   与会的主席团成员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被这场“大清洗”牵扯进去,在斯大林时代的克里姆林宫,地位越高,人越危险。在疑心重的斯大林那里,凡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斯大林知道自己的老同事、老伙伴中不乏觊觎国家大权的,认为这些人大有可能买通克里姆林宫的医生,谋害他堂堂国家总书记的性命。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