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人类史上首场现代战争:克里米亚战争

来源: 中国日报网 日期:2016-03-08

乌克兰地图,南部为克里米亚,网络图

   1853年,即美国内战爆发前8年,为了争夺对巴尔干半岛的控制权,英、法、奥斯曼土耳等国先后向沙皇俄国宣战,克里米亚战争爆发。

   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战争。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深入开展,手工工场被机器生产取代,西方国家的生产力取得了质的飞跃。同时,工业的进步也推动了军事领域的变革:飞驰的火车成为军队后勤供给的坚强后盾,日行千里的电报使战场即时通讯成为可能,而步枪等具有高杀伤力的新式武器也为大规模的屠杀创造了条件。战争所付出的代价便是见证:英国损失约2.5万人,法国10万,沙俄则达到了令人震惊的100万,其惨烈与残酷程度可见一斑。

   这是一场大刀长矛对阵枪炮火药、封建沙俄对阵英法等新兴资本主义国家的战争,参战各国军事实力发展的严重不平衡直接导致了其触目惊心的伤亡数字,而新的战争机器展现的令世人震惊的破坏力也注定克里米亚将载入史册。另一方面,这也是一次对世界的考验,一场让人闻之色变的前工业革命时代的葬礼。

   “冲啊!英勇的战士们!”在丁尼生男爵的不朽诗篇《轻骑兵的责任》中,他描绘了在巴拉克拉瓦战役中由卡迪根勋爵带领英军骑兵向俄军发起的“自杀式”冲锋,字里行间抒发了对骑兵大无畏精神的歌颂,以及对决策者的无情讽刺。这次由于上层错误情报导致的军事行动使仅配备马刀的英国轻骑兵毫无准备地冲入俄军炮兵阵地,损失惨重。纵观整个战场,还能有比这更愚蠢的行动吗!

   克里米亚之所以被称为现代化战争,不仅因为新技术的应用,还因为战地新闻的出现,这是有史以来第一场被全程跟踪报道的战争。随行的战地记者通过电报将战场的第一手信息发回各国,使后方的人们能第一时间掌握战争进程,包括战争的恐怖与血腥。

   不仅如此,送回的消息不光有文字,还有照片。

   然而,准确地说,首张战地照片应该来自早年美国与墨西哥的战争,但人们普遍将来自英国的罗杰芬顿誉为战地摄影师的先驱,因为他在战场出色的拍摄工作为战地新闻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芬顿在克里米亚只待了几个月,从1855年3月8日至6月26日。据美国国会图书馆资料显示“芬顿在极端条件下共拍摄了360幅作品。”他当时用的是一架“大玻璃底片的相机……这也意味着需要很长的曝光时间,有时甚至在20秒以上。”

   除了大而笨重的相机,为了能及时处理照片,芬顿还带着一座移动工作室,一辆用商人运酒的马车改装而成的照相马车。受设备和技术所限,以及出于政治性考虑,芬顿的作品以战地后方风景和官兵肖像为主,而且他的照片通常都是静态的,没有当今媒体所报道的硝烟弥漫与殊死拼杀的战场动态。美国国家图书馆介绍说“他的作品没有记录实时战况,也没有记录战争对当地造成的毁灭性打击。”芬顿曾是一位风景摄像师,尽管他的克里米亚战地摄影作品震撼了世界,但他留给我们的战争记忆是不全面的,他让人们看到了战地的凄凉,却隐去了战争惨绝人寰扼杀生命与希望的残酷本质。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