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笔下最美的山村景色 幽静绝胜 闲适飘逸

来源: 腾讯网文化 日期:2021-05-26

作为豪放派的词人,辛弃疾的词,大都大气磅礴,壮怀激烈。不过,辛弃疾也曾经在闲居山村的时候,写过很多描写山村景色的词作,比如著名的《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等。

庆元元年,辛弃疾暂居在带湖附近,带湖附近有一所景色非常美丽的小山村,成了辛弃疾常常去游玩的地方。他为这座小山村,写下了最富有生活气息,也最闲适飘逸的一首词——

满江红·山居即事

几个轻鸥,来点破,一泓澄绿。更何处,一双鸂鶒,故来争浴。细读离骚还痛饮,饱看修竹何妨肉。有飞泉,日日供明珠,三千斛。

春雨满,秧新谷。闲日永,眠黄犊。看云连麦垄,雪堆蚕簇。若要足时今足矣,以为未足何时足。被野老,相扶入东园,枇杷树。

“几个轻鸥,来点破,一泓澄绿,更何处,一双鸂鶒,故来争浴”,写的是带湖上的风景。带湖的景色,也是辛弃疾的最爱,他曾经在自己的《水调歌头·盟鸥》中写道,“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先生杖屦无事,一日走千回”。几个轻鸥,一双鸂鶒,点破了带湖的宁静,可谓动中有静,非常富有诗意。

“细读离骚还痛饮,饱看修竹何妨肉”,这两句词用了两个典故,一个出自《世说新语·任诞》,“王孝伯言,‘名士不必须奇才,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称名士。’”另一个典故出自苏轼的《绿筠轩》,“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使人俗”。但辛弃疾很显然在表达一种观看修竹和吃肉,两不妨碍的境界。

“春雨满,秧新谷。闲日永,眠黄犊”,写的是山村中闲适安逸的生活场景。

“看云连麦垄,雪堆蚕簇”,化用了王安石的《绝句·木末》,“木末北山烟苒苒,草根南涧水泠泠。缫成白雪桑重绿,割尽黄云稻正青”。

“若要足时今足矣,以为未足何时足”,包藏着深刻的人生哲理,人生当知足常乐,若是不知足,一个人永远都不会快乐。白居易在自己的《知足吟和崔十八未贫作》中也写道,“自问此时心,不足何时足”。

“被野老,相扶入东园,枇杷树”,写了山村父老,对辛弃疾的一片盛情。

这篇词将一幅初夏时期的山村景色,描绘得畅酣淋漓,既有即将丰收的喜悦,也有田野之中的幽静绝胜。但更重要的,是作者将这首词的意境,压在了“若要足时今足矣,以为未足何时足”之中。这句话,似在劝慰世人,也似在安慰作者本人。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