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影又一影 走出的是洒脱 走不出的是情怀

来源: 人生边边 企鹅号 日期:2021-04-06

01

三影

《苕溪渔隐丛话》卷三十七引述一段词人张先的轶事,如下:

有客谓子野曰:“人皆谓公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

公曰:“何不目之张三影?”

客不晓,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柳径无人,堕轻絮无影’,此余平生所得意也。”

客人恭维张先,说因为他的词作,人送张三中,张先却引用自己三句带“影”的词句,自称张三影。

足见张先对自己这几句词作的满意程度。

不过,张先写影又写得好的,真不止如上三处。

比如这首《青门引》: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02

又是去年病

李清照认为“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不过她说的是秋天。

张先笔下“乍暖还轻冷”,是春天。

虽然季节不同,但这乍暖还冷的感觉,可是非常相像,妥妥地同款。

天气让人舒服,又让人不舒服,是起伏的感觉,恰如词人的内心。

些许的波澜泛起,但绝非大风大浪。

如同春天的风雨,再怎么猛烈,仍然是春雨。

和滂沱的夏雨,显然不是一个等级,不可同日而语。

问题是只有猛烈的事物才会让人招架不住吗?

非也非也,小火慢炖,一样会分分秒秒让当事者欲哭无泪。

但词作中的主人公显然自我情绪控制能力非常好,至少在表面上,人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之处。

一切都是淡淡的,一切都是若冷还暖。

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有事没事,酒都是最忠诚的朋友。

不发一言,却静静地陪着你。

陪着你疯,陪着你醉。

陪着你不言不语,或者陪着你胡言乱语。

残花中酒,在逐渐凋零的春天中,酒自然不知不觉就会喝多。

为什么会喝多?

还不是和去年一样的原因,已是老毛病,谁还不知道?

03

隔墙秋千影

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

残花中酒成就浑浑噩噩的白天,至于清醒,留给夜晚。

楼头画角风吹醒,让词作中主人公清醒的,到底是楼头的画角,还是楼上的春风?

词作中说“风吹醒”,或许可以理解为风儿捎着角声,传到主人公耳边。

不过也还有一个可能,主人公并没有真正入睡。

楼头画角风吹醒,可以理解为画角惊醒主人公,也可以理解为风吹醒画角——

主人公将画角比喻为人,在寂静的夜里沉睡,却被一阵清风唤醒。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