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李清照唯一一首悼亡词 思念之情连绵不绝

来源: 腾讯网文化 日期:2021-02-22

悼亡词是诗歌中常见的题材,大多数是男子思念亡妻所作,《诗经·邶风·绿衣》是中国文学史上传世最早的悼亡诗: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絺兮綌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苏轼、元稹、贺铸、纳兰性德等人更是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名篇,“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十年生死两茫茫”,“当时只道是寻常”等等皆是出自他们之手。

其实,不仅仅是丈夫会思念亡妻,女人也会思念亡夫,很多时候女人的思念是更甚于男子的,只是传世作品不多。李清照出生名门,嫁给赵明诚,两人琴瑟和鸣,生活美满,然而一切都被金军南下打破,流落南方,赵明诚病亡,李清照此后境遇坎坷,文物遗失,书画被盗,再嫁匪人,离婚入狱,凄凄惨惨,晚年的李清照校勘整理赵明诚遗作《金石录》,做着整理工作的她越发思念亡夫,于是写下了一首悼念亡夫的《孤雁儿》: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李清照在这首词前留有小序:“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也。”很多人便认为这是一首写梅的词,其实不然,读罢全诗,再加上了解一下作词的背景,我们不难看出李清照是在借写梅花寄托对亡夫赵明诚的思念,因而这是一首悼亡词无疑。

藤床、纸帐、香炉无一不是房中之物,然而这样的环境之中却让人深深地感受到了孤单与寂寥,“说不尽、无佳思”,炉寒香断,那断断续续的香味更是将孤单与寂寥渲染到极致,能够伴随李清照的只剩下那如水一般的情怀。沉寂中清晨,突然被《梅花三弄》的玉笛声打破,是它惊破了初春,吹醒了生命,相思之情就这样被勾出,“多少春情意”。

屋外萧萧风雨充斥着天地间,李清照独坐屋内,看到此景又被催生出前行泪。吹箫人已经离去,空留谁在此地悲伤。当年秦穆公时期的吹箫人能用箫声吸引凤凰,秦穆公把自己小女儿嫁给了吹箫人,两人过着夫唱妇随的生活,好不让人羡慕。想当初,赵明诚和李清照也是如此,而今人去楼空,只剩下李清照孤单一人,愁断了肠。就在这时,李清照折得一枝梅花,天下人间,两处相隔,又如何能寄给自己心爱的人啊!

一幅怅然若失之情景,跃然眼前,李清照对赵明诚深深的思念之情溢于言表,孤寂、凄婉、哀怨不止。这首词以梅起意,又以折梅花无人共赏、无地方可寄去作终结,思念之情连绵不绝,道尽人生孤寂。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