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穿越吧》让《清明上河图》“活”起来

来源: 环球网 日期:2016-08-25

  《咱们穿越吧》让《清明上河图》“活”起来 以综艺视角解码“天下第一奇画”隐藏的社会图景

  导读:周日播出的《咱们穿越吧》,开始梦回汴京,八位明星变身小人物,在“活”起来的《清明上河图》里,体验北宋特定社会图景……中国的真人秀第一次以快乐的方式制造起历史的大悬念!很有意思,大有份量!

  被誉为“天下第一奇画”的《清明上河图》,充满了扑朔的谜题,玄妙如东方《蒙娜丽莎的微笑》。解读它的方式,你能想到几种?

  《清明上河图》一直是热门题材:冶文彪耗时十年赋予824个人物以身份;马伯庸将古董江湖引入这幅名画;宋方金用文化狂想作出了对北宋历史的颠覆推理;摄影家戴翔把现代热点“摆拍”其中混搭出黑色幽默……

  回归张择端的这幅存世精品本身——12平方尺的画卷,并非只是简单描绘百姓风俗和日常生活,明线下交织着一条令人心悸的暗线,是一幅带有忧患意识的“盛世危图”。

  四川卫视周日播出的《咱们穿越吧》,以综艺视角梦回汴京,八位明星变身小人物,在“活”起来的《清明上河图》里,体验北宋特定社会图景。如此“赏画”,将如何“解码”?中国的真人秀第一次以快乐的方式制造起历史的大悬念!很有意思,足够份量!

  刁钻的视角切口

  放下“弱”的偏见,入画还原一个被误解的宋朝

  《咱们穿越吧》以《清明上河图》作为穿越到宋代的视角切口,刁钻到让人有些惊喜。

  无论是历史课本还是影视作品,宋代都是一个给人以“弱鸡”印象的朝代。版图狭小,武力羸弱,留下了若干恨铁不成钢的悲愤往事。然而,许多汉学家相信,宋朝是“现代的拂晓时辰”。鼎盛时期的宋朝GDP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2.7%,人均GDP超过西欧,城市人口比例胜过盛唐。

  《清明上河图》之伟大,并非止于技法精湛,更重要的是其所呈现的城市空间形态和市井生活面貌。这幅画卷中,节物风流、人情和美,无一遗漏,所描摹的时代是在王安石变法之后三十到四十年左右。变革带来了繁荣,也伴生了危机。画卷中体现的深层立意是令《清明上河图》为后人津津乐道的缘由。

  张卫健、沈腾、宋小宝、杨千嬅、黄小蕾、海陆、于小彤、金圣柱八位明星在结束了侠义主题的体验之后,从本周起穿越进了《清明上河图》。以名画为载体,进入到一段为绝大多数观众所并不那么了解的历史,又熟悉又新鲜:熟悉的是画作的妇孺皆知;新鲜的是风貌的相对陌生——比起被影视剧所热衷的唐朝和清朝来说,宋朝真的有些“小透明”。

  轻展画卷,悠悠古都,缓缓重生。《咱们穿越吧》又现大片气场,在无锡影视城用庞大且细腻的布景还原名画的氛围,4天的拍摄启用了800多名群众演员。鳞次栉比的字号、三教九流的人物、熙攘喧闹的街景……八位明星空降到静止的《清明上河图》后,时空被“激活”,一切流动着喧哗起来。接下来,他们要在东京城里各奔前程。

  必须说,这是一个既有历史性又有思想性的研究课题。公元1101年,张择端正是希望通过《清明上河图》向初登帝位的宋徽宗展示社会顽疾。很可惜,宋徽宗肯定了绘画技法,无视了思想内涵。“入画”解码暗藏的玄机,才是《咱们穿越吧》在本版块迫切希望表达和思考的方向。

  化身贩夫走卒

  在充满张力的人物关系中解构现实主义价值

  历史学界素来有“唐宋变革说”,彼时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有故事的《清明上河图》中,士农工商,三教九流,八荒争凑。《咱们穿越吧》的八位明星们,化身贩夫走卒,为生存奔波,依然是用大时代下小人物的视角,试图解构北宋气象——

  杨千嬅和黄小蕾于百废待兴中开起了脚店,这种提供餐饮和住宿的小客店,在《清明上河图》中一共有72家正店,是北宋都城商业经济繁荣的侧影。

  宋小宝做起了卖炊饼的小买卖,很有“武大郎”的即时感,小宝那酷似“武大郎”的叫卖动作,在商贾云集的《清明上河图》比比皆是,所谓“吟叫百端,此起彼伏”。

  于小彤和海陆牵着一头驴走进农家小院,“升级”成了爹和娘,大小五个孩子围了过来,还遭遇了鸡飞狗跳的“婆媳关系”,此初折射了北宋年间之人丁兴旺,出现了中国古代第二个人口高峰。

  得到两套乞丐行头的沈腾和张卫健很有说头。乞丐也是《清明上河图》中的一大亮点,当时贫富差距严重,丐帮社团兴起,《射雕英雄传》不是瞎写的哦!

  《咱们穿越吧》八位明星当然不是简单体验画中生活,用意颇深的节目组将他们置于充满了张力的人物关系中,深刻体验民生疾苦和盛世危象。在本版块的第一期,就通过多个对立的冲突设计,在逐层解构《清明上河图》的社会现实价值。

  王安石变法中十分重要的“募役法”法令,在两处都有所体现。官兵到于小彤和海陆家征收兵役,给出的条件是“要么交人,要么交钱”,按照规定的话,上缴500文铜钱就可以免除徭役;大官人张国立把张卫健和沈腾带走雇为差役,让社会闲散人等有了正式职业以及为国效力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募役法”直接冲击了原本免除差役的特权阶层的利益,还在执行中造成了贫户的额外负担,这为王安石变法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看似身份显贵的杨千嬅和黄小蕾,日子过得也不容易。绞尽脑汁节约成本雇人打扫庭院,聘请大厨“炒菜”这还不算啥,高昂的经营成本简直令人咋舌——租金日息500,整整两年下来一共高达360万,也就不难理解黄小蕾连给房东当小老婆的“馊主意”都能想出来,这比当乞丐完全好不到哪儿去。北宋是个房租高企的时代,一是因为科举兴盛,连小宝都在埋头苦学了,应试之年更是房租大涨;二是人货殷繁,商旅奔波不息。

  “骗救济金”这种事,居然在北宋就有了?大官人张国立给乞丐送粮,这种“惠养乞丐法”作为官办福利,初衷值得称道。可如节目中所呈现的那样,那些四肢健全的“少且壮者”也在靠着“不要脸”骗吃骗喝,醒悟过来的沈腾和张卫健极力揭穿骗局却也未果。“贫者乐而富者扰”的慈善制度,值得深思。

  《咱们穿越吧》每一次的环节设计,都是层层递进诠释一个鲜明的主题。在已经次第展开的图景之上,节目接下来会以怎样的角度和层次予以推进,着实惹人期待。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