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条条计谋处处伏笔

来源:解放日报 日期:2016-05-02

   《三国演义》非但有条条计谋,更有处处伏笔,其伏笔运用可谓炉火纯青,形式丰富多彩,种类千奇百怪,花样层出不穷。《三国演义》 创作时最为重要的参考资料之一,就是说书人用的 《三国志平话》。按说书人构思,为了吸引人,自然在叙述方法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到写《三国演义》,作者愈加巧思奇谋,形成了谋略计策、谜案迷局、预言预兆、伏笔悬念“四多”。

   杨修鸡肋 双面伏笔

   《三国演义》的伏笔俯拾皆是,但有的出其不意,如不细加咀嚼还真品不出它的滋味。

   第七十一回《占对山黄忠逸待劳,据汉水赵云寡胜众》,写的是汉中最后一役,曹操兵败斜谷界,三军锐气堕尽。此役之后,刘备正式称号汉中王。曹操兵败撤退是早有伏笔的,这就是将夜间口令定为“鸡肋”。点破这一点的是杨修,结果杨修被曹操以扰乱军心的罪名砍头。

   但杨修究竟为何被杀,《三国演义》写到这里对杨修的聪明进行了大段铺垫,从当年杨修猜透蔡邕在曹娥碑后题诗的隐意,到擅自与众分食塞北送给曹操一盒酥,甚至还写了杨修暗中插手废立太子之事,似乎是由此引来杀身之祸。其实,杨修被杀的真正原因在于他的聪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鸡肋”就是杨修,杨修所言“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就是自我写照,只是他陷于“鸡肋”般聪明而不能自拔,曹操怎么能容忍身边有这样的谋士?

   设想将“鸡肋”换做很多其他东西,其实也可以引申到退兵——吃猪肘子,走;吃桃子,逃;吃李子,离开……但用“鸡肋”就是同时用明暗两则伏笔以记事。这难道不正是需要杨修深刻自省的吗?这种功力非凡的一箭双雕还让人不知不觉,大约只有罗贯中了。

   《三国志·魏志·武帝纪》裴松之注引《九州春秋》:“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以比汉中,知王欲还也。”可见,《三国演义》这样写是有史为据的。但成就如此精彩的一章,使“鸡肋”由此而成为典故,作者功不可没。

   关羽忌言 民俗伏笔

   为接地气,《三国演义》常常将民俗当伏笔,由此为市井百姓喜闻乐见、津津乐道。

   比如说忌言。在民间,人们常常戒胡言乱语。对孩童不当言语,往往会跟上一句“童言无忌”;对大人,因为说了什么而有不利的应验,则叫“一语成谶”。这类禁忌是人们在长期社交中的经验积累,是一种心理暗示与慰藉。所以,儒家认为出口有德;佛家有身口意三恶业之“口业”一说;民俗则称之为“乌鸦嘴”,谁不经意说了就要“呸!呸!呸!”的。

   第六十三回《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中,刘备调诸葛亮入川,留关羽守荆州。孔明设宴,交割印绶,云长双手来接。孔明擎着印说:“这干系都在将军身上。”云长回:“大丈夫既领重任,除死方休。”孔明见云长说个“死”字,心中不悦;欲待不与,其言已出。

   关羽的一个“死”字,诸葛亮的一个“不悦”,即关羽兵败身亡的伏笔!

   再如发誓。在民间,出口之言往往是一个人的品质表现。古人常常强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对誓言更是看重,违者必定有报应的。你看,孙坚发誓就果然应验了。这事发生在第六回《焚金阙董卓行凶,匿玉玺孙坚背约》。

   孙坚部队在攻破董卓后,发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传国玉玺,以为天命而藏了起来。当袁绍问起,矢口否认,逼问之下,孙坚指天为誓曰:“吾若果得此宝,私自藏匿,异日不得善终,死于刀箭之下!”虽经众诸侯斡旋而脱身,但袁绍哪里会相信,让刘表截击孙坚。结果,在第七回《袁绍磐河战公孙,孙坚跨江击刘表》的第二次战役中,孙坚中了埋伏,“体中石、箭,脑浆迸流,人马皆死于岘山之内,寿止三十七岁”。

   这种誓言的应验,可以说是预料之中的事。在没有绝对实力之前,玉玺就是灾难。作者这样的伏笔安排,虽有宿命思想,但也增加了行文走笔的精彩。

   庞统之死 集成伏笔

   最奇异的伏笔见于庞统之死,作者可谓使尽浑身解数、千般手段只为此一。

   先有童谣及紫虚上人所言做铺垫,拉开伏笔的序幕。童谣发乎天真儿童之口,杨慎《丹铅总录》卷二五说:“童子歌曰童谣,以其出自胸臆,不由人教也。”可见,古人常常认为其中奥妙无穷。《后汉书·方术传上·许杨》认为,“童谣之言,将有征于此”。晋葛洪《抱朴子·勖学》直言,童谣“助圣人之耳目”。《三国演义》全书共引用八首童谣。关于庞统“凤死落坡东”的童谣,便是其一。

   到了第六十三回 《诸葛亮痛哭庞统,张翼德义释严颜》,则进入连篇累牍地层层设伏:庞统领兵出征前,刘备“吾夜梦一神人,手执铁棒击吾右臂,觉来犹自臂疼”。出征前送行时,坐骑将庞统掀了下来。刘备把自己的坐骑换给庞统,庞统谢曰:“深感主公厚恩,虽万死亦不能报也。”这“万死”之辞也是伏笔之一。接下来,刘备送走庞统,“心中甚觉不快,怏怏而行”,亦是伏笔。

   这还不算完,天象自然不能少。孔明与彭羕都发现“罡星在西方,不利于军师”,孔明还为此写信给刘备留证; 后又于七夕夜宴,见正西上一星,其大如斗,从天坠下,流光四散,推断庞士元命必休矣,“数日之内,必有消息”。

   最终大幕落下一刻,庞统死亡地点正是落凤坡,这既是回应前面的伏笔,又是预言其即将阵亡。一般伏笔与照应在文中的位置经常相隔较远,而从庞统知道所到之处是落凤坡到中箭死去,大概是本书时间跨度最短的伏笔。也许有人质疑这算不得伏笔。其实,倘若说书人在“吾道号凤雏,此处名落凤坡,不利于吾”处,说一句“且听下回分解”,就毋庸置疑了。

   的卢妨主 失效伏笔

   伏笔,一般而言是指作者在前言设了局,到后语解开套。然而,《三国演义》中至少有两则别有深意的伏笔未曾应验。

   在第三十六回《玄德用计袭樊城,元直走马荐诸葛》,徐庶走马荐诸葛时,刘备想起当年水镜先生曾经对他说起:“伏龙、凤雏,两人得一,可安天下。”然后,又上演三顾茅庐的精彩篇章。如此隆重出场,诸葛亮与庞统本人又都尽心尽力、呕心沥血,但刘备终究大业未成,此为不应。

   对此,作者其实早就有个自圆其说的伏笔。在第三十七回《司马徽再荐名士,刘玄德三顾草庐》中,水镜先生司马徽仰天大笑曰:卧龙虽得其主,不得其时,惜哉!这种否定之否定的伏笔,体现了作者对刘氏政权及诸葛亮的偏爱。

   如果说,这里还应了一半,那么另一处则全然未应。那就是关于的卢马妨主。

   裴松之注引《世语》曰:“备屯樊城,刘表礼焉,惮其为人,不甚信用。曾请备宴会,蒯越、蔡瑁欲因会取备,备觉之,伪如厕,潜遁出。所乘马名的卢,骑的卢走,堕襄阳城西檀溪水中,溺不得出。备急曰:的卢,今日危矣,可努力。的卢乃一踊三丈,遂得过。”对此,《三国演义》的描述道,玄德乃加鞭大呼曰:“的卢,的卢!今日妨吾!”言毕,那马忽从水中踊身而起,一跃三丈,飞上西岸。

   对于的卢马“妨主”,《三国演义》有着反复的渲染,而且除了刘备,书中它的另外两个主人蒯越和庞统也确实都死于非命。但为什么对刘备无害——非但没有妨主、害主、误主,而且还助了主人?这是三国中最奇怪的伏笔,是伏笔反用,抑或是说人各有命……留给读者的想象空间实在太多了。但依愚见,这还是体现了作者的褒刘情愫。

   总之,《三国演义》数不胜数的伏笔,给读者带来了乐趣、智慧、警示乃至深思。伏笔,在说书人就是吊胃口、卖关子,在著书者则为增加可读性的同时,使得情节愈加曲折神秘。读三国,突然发现条条计谋是书中人物间的斗法,使敌手落入陷阱。处处伏笔却是作者与读者间的互动,让人陷入欲罢不能、再读一遍的迷局之中。三国中的伏笔绝非一人一时之功,无疑应该是 《三国志》 等旧着史籍的历代政治家、史学家和《三国志平话》等说书人和作者一众人等的智慧结晶。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