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闳曾因辫子被苏格兰人系棉花球奋力还击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日期:2016-03-11

   1854年,容闳以优异的成绩从耶鲁大学毕业回国后,一心想着如何引进西方近代教育制度,进而改造中国。不过,容闳虽然推崇西方的近代各种制度,却毫无“媚外”之态,他曾多次与欺辱他的洋人较量,在上海滩一时传为美谈。

   一次容闳参加拍卖会,他身后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苏格兰人把棉花搓成一串小球,系在容闳的辫子上,以此取乐。容闳发现后,压抑住自己的愤怒,和颜悦色地要他把棉花球解下来,但这个苏格兰壮汉却流露出蔑视和嘲笑的神情。

   面对侮辱,容闳正言厉色再次要他摘下棉花球。没想到这个苏格兰壮汉反而趁容闳不备,一拳打到他的脸上。容闳怒不可遏,虽然他比壮汉矮小许多,却用最大力气向他脸上回敬一拳,这一拳打得这个壮汉鼻口流血不止,两人厮打起来。被人拉开后,这个苏格兰壮汉感到大失颜面,立即挤进人群,事发后一个星期都不好意思在公众场合露脸。

   这件事在租界引起相当大的轰动,一时间成为租界内外国人的谈资,而在中国人中间则传为佳话,容闳因此备受敬重。

   事后,容闳说道:“盖自外人辟租界于上海以来,侵夺我治外法权。凡寄居租界之中国人,处外人势力范围之内,受彼族凌侮,时有所闻。然从未有一人敢于抵抗,能以赤手空拳,自卫其权利者。”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中国人的温良和逆来顺受的性情,能容忍种种人身侮辱和冒犯,既不怨恨也不抗争。这种情况,恰恰养成了一些无知的外国人的骄横心态,助长了他们不能平等对待中国人的横蛮嚣张气焰。

   然而,容闳认为,以后中国教育普及,人人都得理解公权、私权之意义,“尔时无论何人,有敢侵害其权利者,必有胆力起而自卫矣”。中国人懂得维护和捍卫自己权利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那时,中国人不再忍受任何形式的侵犯权利的行径,也更加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和扩张。但他强调:“国人夜郎自大,顽固成性,致有今日受人侮辱之结果。”

   (雷颐新着《孤寂百年: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十二论》 记者万建辉整理)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